【Wizard of SB】(一)

*属魔改自嗨产物,侵权即删
*传说法师的同人,全篇都是私设
*两个智障小法师的校园恋爱
*主推活力x冒险,偶尔有希望x耐心
*人名就是斗篷名,不用猜了
1.相遇
活力是在新生报到处遇见冒险的。
排队的人实在是多,两边挤满了报道的学生,还有些人抱着自己的行李快步走进校门,一看就是昨天登记完准备搬进宿舍的。活力往外挪了挪,打量着这座校园。
灰发红瞳的少年扬着头站在他后面,像只好斗的小公鸡在炫耀它的鸡冠。
“喂,别挡道。”少年不耐烦地说,“排队就老老实实待着。”
活力瞥他一眼,右跨一步重新站进了队伍中,伸出手做了个请的动作。少年哼哼着拖箱子走人了,没走几步又回过头来看了眼他胸前的徽章,嘲笑了一下。
“干什么?想打架?”活力冲他挑挑眉毛。
然而少年转身就走,连头都不回。
我脸上沾了灰吗?活力疑惑地抹了把脸,什么也没有。
可能是他脑子有病吧。
直到轮到他的时候,他才明白少年究竟在嘲笑什么。
身穿黄色斗篷的学生仔细确认了他徽章上的学号,“这位同学。”他斟酌了一下才说,“末尾是双号的在右边排队,你来错地方了。”
后面的学生偷偷笑了起来。
活力红着脸,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走到另一队后面继续排队。
然后他看了看前面长长的队伍,脸上写满了生无可恋这四个大字。
2.第一节课
冒险人如其名。
活力哼着歌早早进了教室,找了个偏角落的靠窗位置坐好,摆好纸笔等着上人生中第一节法术理论课。同学们陆陆续续地都到位了,不过没人坐自己旁边,活力心里有些郁闷。
离上课还有段时间,老师拿着名单点了一遍名,发现有个人还没到。
“冒险来了吗?”老师环顾了教室,发现活力身边的位置是空的“有没有认识冒险的?”
底下的同学都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一听就知道是个冒冒失失的家伙。活力在心里腹诽道,整个教室只有他旁边有空位,这家伙肯定是要坐他旁边的。其实他也不是很介意,只要不给自己惹麻烦,他才不管是谁。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走廊传来,随后门被大力推开,撞到墙上发出呯的一声。昨天嘲笑活力的少年气喘吁吁扶着门框,“老师,请问我迟到了吗?”他大声地问。
“不到一分钟。”老师在点名册上打了个对勾,“下次迟到就要扣学分了。”
少年摸了摸鼻子,心虚地自觉走到后排,想随便找个地方坐下,结果看了一圈没发现,只能坐在了活力边上。
原来他就是冒险。活力不爽地啧了一声。
冒险听见后对他翻了个白眼。“怎么又是你。”他用口形对活力说道。
“我还想问你呢。”活力回他一句。
3.矛盾
他们还真是一对冤家。
活力觉得冒险可能对他有些偏见,要不然他也不会每天对自己冷嘲热讽。
学校终于对他们开放了魔法实践课。之前他们只能趴在教学楼的窗户上看高年级的学长们用奥术斗来斗去,五光十色的法术效果简直能晃瞎人们的眼。在大家都以为他们能拿到学校分发的奥术卡时,实践课老师冷笑了声。
“这和体育课没什么区别啊!”学生们哭丧着脸跑圈。
冒险率先达到了要求的距离,但他已经累的走不动了,坐在地上大口呼吸。活力靠在树上,虽然他体力也耗得差不多了,不过至少还能站着。
“你。”冒险转过头来,直勾勾地盯着他,“不怎么样啊。”
看来这是挑战宣言了?活力气笑了,活动了下手腕,提起拳头打了上去。
冒险就地一滚躲开了攻击,顺便还了活力一个扫腿。他已经没力气了,速度很慢,活力轻轻松松躲开,上前钳住冒险的双手把他按在地上,两个膝盖压住他的腿防止冒险乱动踢到自己。
“不怎么样?”活力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
在他身下的冒险奋力挣扎着,“放开我!”他喊道,脸因羞恼而涨成了红色。
活力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眯起了双眼,“那你说,是谁更弱?”
“…我,是我行了吧!快放开!”冒险扭动着身体,试图抬腿踹开压住他的活力。可是他的力气比活力要小,没能让活力松手,反而束缚的更紧了,使他吃痛地惊呼出声。
活力这才放松,让冒险连滚带爬地逃走了,仿佛在逃离什么猛兽一般。
从此冒险拒绝再向活力搭话,哪怕是活力戳他,他也只是愤愤地瞪一眼,气哼哼地扭过头。
4.学习
冒险整天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经常听课的时候倒在桌子上睡着,作业也总是不写,偶尔前一天睡好了,来到教室又不好好听课,在本子上写写画画。而活力则是老师心目中乖巧的好学生,聪明懂事从不违纪,头脑灵活举一反三,堪称学霸中的学霸,开学还没几天就在积分榜上名列前茅。
活力很嫌弃冒险,经常劝他集中注意力听老师讲课,而冒险很不服气地敲着桌子,大声说自己是在进行学术研究,低级的东西他根本不感兴趣。
吹,继续吹。活力抱着双臂看他上课如小鸡啄米一般点着头。
然后空中飞来一根粉笔头,正中冒险的脑门。冒险摸了摸头,坐直身体装作十分认真地样子看书,不一会儿又开始小鸡啄米了。
曾经活力也好心地叫醒冒险,但收获的除了冒险的中指之外什么也没有,该睡照样睡,他就没再管过了。
临近下课时,冒险醒了过来。他揉了揉眼睛,翻开笔记本在上面写了一长串的东西,还在旁边画了好几副小人的图。一下课他就拿着本子冲到老师面前,指着上面的图滔滔不绝地讲。
活力撑着脸,目送冒险一直纠缠老师走出了教室。
谁让你上课不听的。现在想努力?晚了。活力打了个哈欠,收拾收拾东西回了宿舍。
然后没过几天,学校杂志上刊登了冒险的文章。他指出教材中的某种最佳奥术搭配存在问题,并给出了另一种搭配方式。活力推算了一下,好像还真像冒险说的那样,这种搭配可以降低不同属性奥术的相斥率,还能组合在一起形成更好的法术效果。
看来这家伙也不是自己想的那么坏嘛。
因为这篇文章,冒险的分数猛提了一大截,离活力只有十几个名次。
或许要改改对他的看法了?
活力戳了戳冒险的脑袋,冒险不满地拍开他的手,嘟囔了句什么便又低头睡去。
5.受伤
两人选修课是不一样的。活力报了符文运用,冒险选了奥术搭配。
如果冒险不选这门课才奇怪呢。活力心想。
某次课间,活力从老师那得到了治疗药剂的分装,虽然只有一小瓶,也足以让活力去做个小实验了。他摩挲着透明的玻璃瓶,心里有些小雀跃。
这时他发现了挂在路边灌木丛上的斗篷碎片。
活力蹲下身,仔细看了看,发现这是冒险经常穿的那一件。
这人又惹到什么事了?活力咂舌。冒险是他这么多年来见过最刺头的学生,还经常去挑事,弄得遍体鳞伤。上次他去医务室的时候正好碰上了冒险,灰发红瞳的少年一边接受治疗一边被校医教训着,还满不在乎地说也不差这一次。
看起来是医务室的常客了。活力摇摇头。
回过神来,活力跨过灌木丛,在小树林里找到了几乎昏迷的冒险。
“冒险,醒醒。”活力扶着他靠在树上,轻轻拍了拍他的脸。
“唔……”冒险眉头紧锁,难受地呜咽了一声,显然是没有恢复意识。
他这次伤的不轻,身上的衣服都被空气奥术割裂开来,斗篷也破破烂烂的。仅露在外面的皮肤上就到处是创口了,体内状况估计更是糟糕,活力根本判断不出来。
当机立断,活力把手里的治疗药剂喂给了冒险。
两人关系再差也没有人命要紧,之前的那些事活力也不计较了,他蹲下身,把冒险背了起来,快步往医务室走去。
冒险不轻,这边离校区中心的医务室又远,活力赶到的时候都快累趴下了。校医把冒险放在病床上,解开他的外套仔细检查了他的伤。
“你是不是给他用了什么治疗道具?”校医转过头来问活力。
活力点点头,“有的。”他把空瓶交给校医,“治疗药剂,不过只有一小瓶。”
校医接过瓶子看了看,松了口气。“还好,没有这瓶药的话冒险就要进医院的重症监护室了。”校医解释道,“他现在不能乱动,否则会伤到内脏——空气奥术已经渗入他的体内,这件事要上报给学校才行。”
什么?!
他心里一惊。学生们练习用奥术不具备实际效果,连花花草草都烧不着的奥术怎么可能会伤人?!
除非是用某种手段拿到的真正奥术卡。
这时,有个学生抱着一箱药走了过来。“医生,是这些吗?我送过来了。”穿着红色斗篷的少年从箱子后探出头。
“先放在那吧,冒险情况很不好。”校医头都没抬,手上拿着酒精棉球给冒险消毒。即使是在昏迷中,冒险也疼得瑟缩了一下。
一听这话,少年立刻放下手中的东西跑到床边上来。他叫希望,是学分榜上第一位的学霸。见到冒险目前的状况,希望倒抽一口冷气,眉毛立刻皱在了一起。
“是前几天那个人干的?”希望语气不善,“这次还用了真奥术,胆子不小。”
冒险似乎恢复了些意识,费力地睁开双眼。
“……活力?你救了我。”他试图坐起来,却因为动作过大牵扯到了伤口,龇牙咧嘴地痛呼一声,活力连忙扶着他重新躺下。
他不敢直视活力,偏过头望着窗外,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希望搬了个凳子坐在床边,“医生说你最好不要动。”他面色担忧地看向冒险,“好好休息,别再惹事了。”
“你知道的…那家伙实在讨厌。”冒险小声说。
希望和冒险关系很好吗?活力有些不解,他实在不明白全校第一的学神为什么会和冒险这种人成为朋友,难道两人从小认识?或者是有某种不可告人的关系?
其实活力还没有从以前的思维模式中转换过来。希望优异的成绩大部分来自实践课,理论才是剩下的一半。在法师学院里,优秀的人不仅理论基础好,实践也是必要的一项。而冒险的成绩,除了他之前的那篇报告外,实践课的优异表现为他加了不少分,这才挤进顶尖学生的行列里。
“他总是不让人省心,不进医院浑身难受。”希望叹了口气,看向活力,“你是活力吧。冒险总是和我说起你。”
不顾冒险微弱的抗议,希望继续跟活力碎碎念,“他以前对你有很大的意见。这小子经常看别人不顺眼,给你添了很多麻烦吧。上次他就被你按在地上了,真是自找罪受,非要吃顿苦头才明白。”
听到这里,活力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冒险去掐他放在床边的手,被他躲开了。
“不许笑。”冒险把自己埋在被子里,闷闷地说。
“好,不笑。”虽然嘴上这么说,活力还是保持着嘴角的弧度。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