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发只有开头的刃焰。[

是夜。

这种寒冷的天气虽说在冰焰身上起不到什么作用,但是他依旧觉得肢体冰冷,哪怕是他已习惯了修行冰系魔法所带来的寒流。冰焰把自己埋进了厚厚的被子里,想了想还是靠着墙坐起来。他打了一个响指后,一缕淡淡的火苗从指尖冒出。黯淡的红光带来一丝温暖,随着冰焰手部的细微颤抖轻轻摇曳。

当初冰焰刚习得御火之术时,差点烧着了整个房间。

[哇冰焰你好厉害!居然烧了自己的屋子!]金发少年夸张地呼声从脑中荡起。

冰焰的思绪陷入回忆中。

一点点记忆陆续脱离紧紧合上的脑内日记之书。其中包含的情绪,无助、苦涩,蕴含了浓烈的悲伤,慢慢从心底溢出。包括自己深深埋藏的那份念,被狠狠地扯出,新鲜得似乎还滴着血。

闷闷的空气充斥于胸腔,冰焰感觉有些呼吸困难,他下了床,裹上平日里穿的法袍后出了门。

评论

热度(9)